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实务 > 调研论文
非机动车碰撞后事故发生原因不明,双方无过错应如何分担损失
作者:任亚波、闾敏  发布时间:2018-07-19 09:16:33 打印 字号: | |
  原告周某某与被告任某某侵权责任纠纷案

——非机动车碰撞后事故发生原因不明,双方无过错应如何分担损失

关键词:非机动车 原因不明 无过错 损失损失

【裁判要点】

  涉案事故车辆自行车与二轮电动车系非机动车,事故发生地点没有监控,事故发生后原、被告亦没有报警进行责任认定。但原告确因此次事故住院产生损失,被告也预先垫付了部分款项,双方责任的大小无法认定,需有赖法院依据法律规定分担原告损失。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二十四条 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  受害人对同一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有故意、过失的,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的规定,可以减轻或者免除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但侵权人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受害人只有一般过失的,不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

适用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三款规定确定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时,受害人有重大过失的,可以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

第十七条 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案件索引】

(2016)湘0603民初238号(2016年8月5日)

【基本案情】

原告周某某诉称,2015年12月19日18时许,被告任某某驾驶二轮摩托车在永济乡擂鼓台路段,将同向行驶的原告撞倒,致原告昏迷不醒。被告将我送往岳阳广济医院住院抢救治疗,经医生诊断为:颈部外伤,颈髓震荡并四肢不全瘫;2、头部外伤,脑震荡。经岳阳市公正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轻微伤偏重。因事故发生时原告处于昏迷状态,被告没有及时报案,导致现场变化、证据灭失,无法作出交通事故认定,应负事故全部责任。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令被告任某某赔偿原告周某某医药费、后期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营养费、法检费共计人民币53417元。

被告任某某辩称,原告所述与事实不符。被告任某某驾驶的是二轮电动车,属非机动车,并非三轮摩托车。原告摔倒后并未昏迷,被告去扶原告时,原告还喊出了被告的名字。被告在本案中无侵权行为,原告要求被告承担赔偿责任,无事实根据。原告驾驶的电动车并未与原告骑行的自行车相撞,而是事发时正在下雪,由于地面湿滑导致原告摔倒,与被告无关。因本案没有交通事故存在,被告无通知交警的义务,原告亦可自行报警,将未通知交警的不利后果推给被告的理由不成立。被告认为原告提供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中医疗建议部分严重不合理。且原告受伤并非被告所致,所产生的费用不应由被告负担。被告向原告垫付的4300元费用,被告保留要求原告返还的权力。原告住院期间有部分时间只是挂了床位,并未住院治疗,属过度医疗,且原告可通过医保渠道报销的部分,应当核减。后续治疗费,并未发生,不应当得到支持。原告属于低保户,没有工作收入,误工费不应得到支持。护理费应当提供护理证明,因住院时间缺乏必然性,对护理时间持有异议。总之,因被告不存在侵权行为,不应承担任何责任,原告的损失应当自行承担。

法院经审理查明,1、原告是否存在过度医疗。原告提供了因受伤住院治疗100天的证据,而被告没有提供任何原告挂床治疗或其他过度医疗的证据,被告认为原告有过度医疗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2、对原告提供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应予采信。被告对该鉴定意见的真实性、客观性有异议,但未提供相反证据予以否定。3、根据被告送原告到医院治疗,并垫付了4300元的医疗费用的事实,应推定事故发生时,双方乘坐的电动车、自行车发生了接触。 4、因被告驾驶的是二轮电动车,应认定为非机动车,因此,本案事故不属交通事故。

【裁判结果】

岳阳市云溪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5日作出湖南省岳阳市云溪区人民法院(2016)湘0603民初238号民事判决:被告任某某赔偿原告周某某人身损害赔偿款22990.83元。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付清。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判决认为:本案属侵权责任纠纷。原告因该责任事故支出的各项费用应获得赔偿。事故发生时,被告作为身体未受伤害的一方,未及时报警,导致事故责任原因不清,被告对此应负主要责任。原告所受伤情并不严重,亦有条件报警而未及时报警,应负次要责任。综合分析全案情况,被告应负事故损失70%的责任,原告自负30%的责任。原告的医疗费以发票为准为16485.9元,后期医疗费鉴定意见为2000元,合计18485.9元。事故发生时,原告已是农场退休职工,未提供任何再就业的依据,对原告误工费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护理费11101元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住院伙食补助费按每日60元的标准计算为6000元。交通费酌定为800元。因有加强营养的医嘱,营养费酌定为2000元。法检费以票据为准为600元。原告损失总额为38986.9元。被告应赔偿各项损失27290.83元,除去已支付的4300元,尚应支付22990.83元。

【案例注解】

(一)关于非机动车碰触原因不明与受害人和加害人均无过错的联系

《侵权责任法》第24条规定, 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将适用该规定的界定在受害人与加害人均无过错的前提下,而本案事故发生地点在城乡结合部,电动车和自行车等非机动车的使用率高,原告年逾六十骑乘自行车与被告骑乘的电动车发生碰撞亦属稀松平常,因认为伤情不重,双方并未报警,事故原因无法通过交警部门的专业鉴定意见得到确定,处于真伪待定状态,而事故发生地点亦没有监控录像或行人等第三方证据。民事法官需依证据裁判,在仅有原、被告两人在场的类似封闭条件下,如果原、被告无法提出充足有效的证据证明系对方存在过错,亦没有第三方证人予以证明双方事故发生的经过,法官仅能依据双方陈述的重合部分即自行车与电动车曾发生碰撞的事实得出受害人和加害人均无过错的结论。

(二)确定损失分担的“实际情况”

我国《侵权责任法》第 24 条没有明确规定法官需要斟酌的“实际情况”,总结学者以及司法实践的意见,应包括以下几点:(1)当事人的双方经济状况;(2)损害本身的性质、程度;(3)损害对受害人的实际及后续影响; (4)损害发生及扩大的影响因素。结合本案来看,原告年逾六十,系农场退休职工和低保户,经济收入较低,受伤后住院100天,花费医疗费16000余元,其受到的损害与其自身收入和身体状况相比有极大影响,事故发生时本人处于清醒状态。被告年富力强,观察和判断能力较原告更胜一筹,发生事故后自己未受伤害,应第一时间报警查明原因,但被告却未及时报警,对事故责任原因不清负有主要责任,法官以3:7确定责任结果分担比例是自由裁量的结果,亦符合生活常理。
来源:岳阳市云溪区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云溪法院办公室